28282

28282

愚临证数十年,治愈温热兼痧疹者不胜计,莫不于治温热药中,时时少加以清表痧疹之品,以防痧疹之毒内蕴而不能透出。且言此方受之异人,本以治人,而以治物类亦无不效。

服时含化,细细咽津。在女子则上承诸经之血,下应一月之信,有任脉以为之担任,带脉以为之约束。

又此证,束氏谓曾用《金匮》下瘀血汤治愈两人,由斯知此证必有瘀血,下之则可愈。久而疲劳,机能愈弱,病势益进,乃成反胃。

延医服药十余日,咳嗽呕血,似更加剧,惫莫能支。盖此证虽有因兼受外感而得者,然必其外感之热传入阳明,而后激动病根而猝发,是以虽挟有外感,亦不可投以发表之药也。

方用大黄通其大便,不必其大便多日未行,凡脉象沉紧,其大便不滑泻者,皆可用。此所谓有节制之师,先自立于不败之地,而后能克敌致胜也。

至欲以泻浊防腐,似不必用此猛烈之品,若拙拟方中之硼砂、三七及乳香、没药,皆化腐生新之妙品也。见其立论以润燥滋阴清热为主,惟少加薄荷、连翘以散郁热,正与从前医者所用之药相反。

Leave a Reply